咨询热线:400-888-9988

爱心人士:义务救助流浪动物 用爱架起生命桥梁

2019-07-18

  爱心人士华哥:
  义务救助流浪动物 用爱架起生命桥梁

爱心人士:义务救助流浪动物 用爱架起生命桥梁

  图为华哥正在喂其救助的流浪猫。魏丽文 摄

  “这只猫的尾巴怎么样?吃得多吗?”在一家宠物店的诊室里,华哥询问着李医生。眼前这只猫叫安安,趴在笼子里,下半身的毛已经剃光,尾巴怎么也摆动不起来了。“这只猫被车撞到了,我救它的时候,就发现它的脊椎断了,前几天刚送到深圳做了手术。”华哥一边摸着它的头一边说。

  华哥长得高高瘦瘦,戴着一副黑色眼镜,时常流连于宠物医院及嘉应学院江南校区,义务救助流浪猫狗八年零八个月,自费十多万元。

  “你们可不可以把我的真实姓名隐去?我背着家里人做了8年多,担心被家里人认出。”对于记者的采访,华哥有些疑虑。由于家里人的反对,华哥救助流浪猫狗时都是秘密行动,连发相关的信息到朋友圈都会屏蔽家人、同事。为了受访者的生活不受影响,本文使用了“华哥”这一化名。

  ●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魏丽文

  隐瞒家人 八年义务救助

  第一次与华哥联系上,是6月12日晚上9点多,此时华哥正在筹集“安安”的医药费,这是华哥宣告隐退前的最后一次募捐。

  “安安通过微信群募捐到185笔,共4100多元,本人垫付800多元,凑齐了去深圳的来回费用以及手术费用,但后期仍需要护理、轮椅等费用,请大家帮我转发一下。”华哥的朋友圈里这样写道。一般成年流浪猫狗救助回来后,华哥会自费给它们绝育、打疫苗,一直寄养到有人收养,但是像安安这种需要耗费大量钱去做手术的情况,一般家庭很难负担得起,多数要通过众筹。

  华哥第一次接触流浪动物是在2010年9月,当时他浏览网页时偶然看到弹出的链接,里面写着“为狗狗们征集小院子建设费用”等字样,随即他捐助了144元。

  2010年10月8日,华哥在家附近散步,发现路边有一只大约三个月大的流浪猫,“小猫怕人,我一靠近它就跑了,刚好家里有点食物,赶紧回去拿来喂。”让华哥觉得神奇的是,连续喂了这只猫咪10天左右,它就跟着华哥来到了他所居住的小区。

  一天上午10时左右,华哥在车库里听到有猫在叫唤,走进一看,竟是那只流浪猫,它躺在地上,只有孱弱的猫叫声,身体动弹不得。“我上午送到医院,下午它就死了,那时候很难受,从此就有一种触动。”华哥回忆道,现在想想,它当时应该是老鼠药中毒了,只是自己没有经验。

  “说来也怪,没想到这猫死后10天,我在家附近散步就捡到自己家现在养的这只猫。”自此,华哥与流浪猫狗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华哥没想到,自己的这一救助,竟持续了八年多。八年多的时间里,华哥共救助送养了四十多只流浪猫和十只流浪狗。

  用心救助 真情打动他人

  在梅州城区沿江路的一家宠物诊所里,记者见到了不久前刚被华哥和嘉应学院学生救助回来的黄色母狗,其它关在笼子里的狗狗看到人进来,都在拼命地吠,好像在博取关注,只有这只黄母狗,乖乖地坐在笼子里,你摸它,它不反抗,也不摇尾巴,只有华哥进来时,才会摆弄几下。

  走上三楼,华哥打开了其中一个房间的门,只见4只猫咪蜂拥而上,围在华哥的脚边。“你摸的这只叫圆圆,后面那只叫一枝梅……”说话间,华哥戴着手套正在清理猫砂,随后,扫地、喂猫,一个流程下来已是大半个钟,像这样的工作,对于华哥来说是家常便饭。对于华哥来说,救助流浪猫狗,不是把它们放到宠物医院出出钱那么简单,还要时常来看看它们,对它们的情况进行追踪。

  这个不足10平米的房间,是该宠物诊所的江医生免费提供给华哥的,用来暂时放置华哥救助的流浪猫。“我认识他差不多九年了,他很用心地做动物救助,我只是尽点微薄之力。”在江医生看来,华哥是一个正直、有爱心、不求回报的人。“没有耐心和信念的人,不可能在动物保护这条路走得那么远。”江医生这样评价道。

  嘉应学院南校区是华哥义务救助流浪猫狗的固定点之一,在这里,生活着一群流浪猫。去年冬天华哥募捐到近3000元为这里的8只流浪猫绝育、治病。喂给流浪猫的猫粮也是由华哥和另外两位爱心人士提供的,平时由该校的志愿者负责投喂,而每到学生放寒暑假,华哥就自觉挑起喂养它们的担子。

  采访当日,正值正午时分,该校救助流浪动物的志愿者之一林丹霞带着猫粮来了。林丹霞大二上学期与华哥相识,在林丹霞的印象中,华哥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么有爱心的人。“毕竟他有家庭,家里不支持,他每个月至少得花1000块钱在这上面,一直坚持了那么多年。”林丹霞说。

  华哥义务救助流浪猫狗的行为改变了林丹霞对流浪猫狗的看法,以前碰到流浪猫狗,林丹霞仅仅是看看,现在更多的是思考自己能做些什么以及如何去做。在华哥的帮助下,林丹霞学到了很多关于救助流浪猫狗的知识。现在,林丹霞已经成为像华哥一样为流浪动物奔走的人了。

  遗憾隐退 爱心传递下去

  在华哥看来,救助流浪动物是一件苦差事,却也是一件平常事。“不要带有商业目的去做救助,不要把救助当成慈善,我救助猫狗,跟我发现路上有蜗牛、青蛙等小动物捡起来放到安全地方是一样的。”谈到自己救助流浪猫狗这事,华哥淡淡地说。

  救助流浪动物八年多来,让华哥最为开心的是有一只流浪狗送养得很成功。那是一只因车祸导致双目失明的狗狗,后来被江苏籍的夫妇收养。今年五月由于工作原因,这对夫妇离开了梅州。令华哥感到欣慰的是,这对夫妇最后把猫托运回了江苏,“照顾并收养生病、有残疾的猫狗是非常了不起的,我感觉他们比我更有爱心,我的付出是有回报的。”华哥扬起嘴角微笑说道。

  送养流浪猫狗前,华哥总是会一遍遍地告诉领养者,“养猫狗要慎重考虑,猫狗寿命基本在15年左右,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养了之后就要负起责任,不要随便弃养。”但并不是每个领养者都能做到。

  “我要去外地工作了,没办法养,还给你好不好?”前段时间,华哥送养出去的流浪猫被退养了3只,与此同时,又捡到3只,花销一下子就上来了,这让华哥很头疼。

  其中一位领养者领养了2只流浪猫半年后,要去深圳工作,但无法带出去,就把猫放在宠物店寄养,后来说自己负担不起一个月五六百的花销,突然有一天把宠物店女员工手机拉黑,把华哥也拉黑了。“没办法,猫是我送出去的,那肯定算我头上,人家开宠物店也是小本经营,不能让她们吃亏。”华哥说。

  “一只猫一个月花销300元,6只加起来近两千元,有一只还生着病。我有小孩之后花销也大,房贷一个月两千多,基本没存款。”采访时,华哥与记者谈起自己当时的压力,而这也是华哥宣告隐退的原因之一。